宝盈娱乐 -平台下载 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当代文化>正文

齐白石亲手雕刻花雕床运输途中损坏 后人索赔35万

2014-02-26 09:44来源:成都商报浏览:

  成都商报现场看到,齐白石亲手雕刻的这张床“迎头帘”雕花部分脱落 张世豪 摄

  成都商报记者 张世豪 谢礼恒

  国画大师齐白石亲自雕刻的一张“罗纹云雕镂空花雕床”,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损坏,齐家后人向承运的物流公司索赔35万元,而承运方回应,在约定保价的情况下,只能赔付1.75万元,诉求与回应相差20倍!

  齐白石曾孙齐景山表示,这张床是齐白石在26岁到35岁之间的作品,特别是这种大型家具极为罕见。

  昨天,齐白石曾孙、画家齐景山一大早就给成都商报记者打来电话,诉说自己遇到的难事。一代画坛大家齐白石早期的木雕大作竟以这样的方式被损坏,他准备用法律途径解决此事。同时,齐景山还透露,这件木雕床是准备送往北京的齐白石故居陈设的,同时还会作为电视剧《齐白石》的道具出现。现在损坏,更为心痛。

  这张雕花大床弥足珍贵

  用料:珍贵的黄金楠木

  书画爱好者们大都知道,齐白石在学画之前其实是木匠出身。齐白石14岁左右学习木工,后以雕花木匠为业,青年时期有整整10年走乡串户为大家做“细木作”,深受欢迎。近年来,国内拍场出现了一些齐白石早期的竹木雕作品,不过大部分都是小件,像雕花木床这种大型家具极为少见,足见其珍贵。

  齐景山昨天透露,齐白石亲手打造的这张床叫做“罗纹云雕镂空花雕床”,制作材料是极其珍贵的黄金楠木,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这张床是齐白石先生在26岁到35岁之间的作品,我们对床进行了详细的考证和鉴定,床的历史背景和当地的史料记载吻合。按照我的考证,并查询了相关的县志,这张床齐老先生应该用过多年。”

  1919年,深受战乱之苦的齐白石毅然北上,来到北京定居。后因种种原因,这张床辗转到了齐白石的邻居邓先生手里,2011年,齐景山花80万元的高价买了回来。对于这张床被物流公司损坏,齐景山十分痛心,“齐白石的画有成千上万幅,但床只有三四张!”

  从湖南运到北京

  雕花木床“迎头帘”明显损坏

  齐景山特别强调,镂空花雕床的“迎头帘”部分损坏非常严重。

  昨天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北京见到了齐白石曾孙齐景山,他带记者实地查看了床的损坏情况。记者发现,这张镂空花雕床“迎头帘”部分确实有些地方有明显的损坏,但记者也观察到,床的有些地方生过蛀虫,床在漆色上整体颜色还是比较鲜艳,特别是鎏金的地方特别漂亮。

  齐景山透露,今年是齐白石先生诞辰150周年,这张床本来打算在今年6月在北京寄萍堂书画院的落成仪式上展出,没想到却被损坏了。

  齐景山介绍了事件的经过:2月20日,“罗纹云雕镂空花雕床”从湖南湘潭送往长沙,21日他请来德邦物流公司打包托运,“昨天床到的北京,没想到打开后竟然损坏了。”在齐景山看来,这与物流公司运输不规范有关系。齐景山向记者出示了一组照片,照片里有托运床的木架,齐景山指着木架子说,“用这个运输明显是不规范的。”

  同时,齐景山表示,这张床当时是以“老家具”的性质办理物流手续的,还没有定性为“文物”,货物从湘潭起运,途经长沙到北京,但在物流单据上,却显示是在长沙装货,他认为这也是一个问题。

  物流公司致歉

  齐家后人索赔35万元

  发现床被毁坏后,齐景山与物流公司进行了交涉。在齐景山给成都商报记者出示的一份北京德邦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理赔建议”上写有:“2014年2月22日您委托我公司运输单号为151155345的货物(保价50000元,物品名为“床”,共1件),该货物在运输中造成了部分损坏,我公司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此外,“理赔建议”中还说明货物自然属性为规格2米×0.45米的木床,其中货损面积为1米×0.06米,结合发货人在运单上声明的保价50000元,以及双方运输协议的其他条款,物流公司一次性赔偿齐景山1.75万元。

  物流公司提出的“理赔建议”远远不能令齐景山满意。“我是不认可的,我保价就保了5万,我的东西肯定超过5万,其实这个床我是分两部分运的,第一部分床帮,保价1万,里面八块板都没坏,结果这个5万的坏了。1万的保存很好,为什么5万的有毁坏?我觉得物流公司要赔偿我35万元,我拿去修复也要花十几万。”

  令齐景山不满意的是,物流公司竟然涂改了货物破损现场情况的说明,“他们改这个东西,证明该物流公司管理很混乱,今天他们承认涂改错误了。”齐景山表示,物流公司三天内不提出新的赔偿方案,他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

  德邦物流回应

  赔付1.75万元已是上限

  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公关部总监秦伟昨晚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昨天公司北京事业部总裁殷成东与齐景山的沟通,决定赔付1.75万元,“这个赔付已经是上限,还是考虑到齐老先生的名声和影响力。如果齐先生方面觉得这个赔付不满意,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我们也没有办法。”

  秦伟昨天说,“当初此货物在办理物流时没有说是文物,也没有说价值,填表时也就说是一张床,所以我们就承运了。”保价费双方协定为5万元,协议中也有相关告知,公司不承运文物,只能按照普货来运输。那相应的赔付也只能按照普货来赔付,其附带价值也不好评估。“其实按照这种大型货物,普货运输成这样我觉得都不错了,因为我了解到这张床的木料是老料,其本身的脆弱性双方都认可。如果是文物运输,肯定不会是这种包装和运输,我们走的是汽运,运输上还打了木架包装,应该不是拆卸或挤压造成的损坏,可能是由于路途上的颠簸造成的损伤。”

  律师说法

  应该尊重保价协议

  针对此典型案例,成都商报记者昨晚联系上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的陶洁律师和邓庆律师,她们都分析说,由于此案例比较特别,但从基本的法律精神上来说,当初签订的保价协议是双方都认可的,签了字就要尊重这个合同,按照合同办,如果一旦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也是根据合同,尊重证据。

  成都商报记者还查阅了之前相关的一些案例,发现保价不一定能给货物带来完全保障。《经济日报》2012年5月6日就曾报道,沈阳一家钟表公司委托快递公司向北京运送一批名表,后发现于途中丢失两块,损失达74万元。钟表公司提起诉讼,但由于双方约定了保价金额,最终只获得了30余万元的赔偿。

来源:成都商报编辑: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文化资讯百家争鸣当代作家文化创新文化发展千年文化国际交流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