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盈娱乐 -平台下载 首页
新闻 影像 文化 历史 教育 健康 旅游 书画 诚信 品牌 装饰 科技 华人 军事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国际交流>正文

谁不喜欢艾丽斯·芒罗?

2013-10-21 13:35来源:未知浏览:

  

  图为:年轻的芒罗太太 摄影:詹姆斯·芒罗

  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报道艾丽斯·芒罗(Alice Munro)是多年来少见的一位几乎听不到争议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文学上没有争议,政治上更没有。

  真的吗?让我们竖起大耳朵。

  政治面貌:无

  在文学上,芒罗女士是自己所在领域内当之无愧的女王,人人都觉得瑞典学院给她的“当代短篇小说大师”的封号足以服众。对一位三获加拿大总督奖,两获吉勒奖,并且赢得过布克国际奖的82岁女作家而言,2013年的诺贝尔奖来得顺理成章。

  她也没有政治上的污点。她甚至没有自己的政治面貌。她不激进,不保守,不搞两面三刀,不做政治投机。她完全是非政治的,在政治上是免疫的。虽然得过三届总督奖,但她和政府保持了安全的距离,不担任官职,不为政治人物背书,同时也不参加反政府的活动。在近年来的反战、反全球化、土著第一民族,以及水系保护等抗议或维权行动中,统统看不见她的身影。

  加拿大人性格低调,不爱张扬,但这并不表明加拿大作家都像芒罗这样缺乏政治热情。

  作家约翰·劳斯顿·索尔(John Ralston Saul)是加拿大首位华裔总督伍冰枝(Adrienne Clarkson)的丈夫,也是现任的国际笔会主席,该组织历来以保卫作家的创作和表达权利为己任。2009年,读书报报道索尔当选时,他曾表示,他的目标是找到新途径来对抗审查,声援有难作家,并保护数百种濒于消亡的语言———语言的消亡是“对言论自由最终极的否定”。

  另一位加拿大作家、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赢得布克奖的扬·马特尔,也曾因为总理斯蒂芬·哈珀在某次典礼上对作家态度傲慢而心生不满,专门建立了一个抗议网站,并公开给总理寄书,包括

  托尔斯泰的《伊凡·伊里奇之死》、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罗杰·阿克罗伊德谋杀案》,以及本国作家伊丽莎白·斯马特的《我坐在中央大车站哭泣》,借此要求总理对艺术家端正态度。

  四年前,读书报在报道芒罗的长文中写道:

  “她总是将目光流连于平凡女性的生活,从自己和母亲身上寻找灵感,精确地记录她们从少女到人妻与人母,再度过中年与老年的历程,尤擅贴近女性之性心理的波折与隐情,以及由此而来的身心重负,细致入微,又复杂难解,看似脆弱,却又坚忍顽强。”

  这段话今天仍然适用。她的作品中虽有对女性权利的思考,她的人物有时也付诸行动,但并不激进,而且往往承担着后果。

  伍德:咱们的契诃夫

  从1968年的处女作《幸福的幽灵舞曲》(Dance of the Happy Shades),到去年问世的《美好的生命》(Dear Life),芒罗女士共出书十四本,皆为短篇集,但仅有《逃离》(2004)一部,有过2009年的李文俊中译本。尽管如此,对瑞典学院的选择,一周以来的宝盈娱乐评论界充满了整齐的叫好之声。

  好像没用过的都说好。但是最好别轻易指责,说什么:“天啊,您连芒罗的书都没读过!”或者:“您怎么能把芒罗叫成‘门罗’呢?我看您还是叫她梦露算了。”

  英国文学评论家詹姆斯·伍德是芒罗多年来的鼓吹者,他讲过一个小故事,在芒罗的小说《小女丐》(The Beggar Maid,初刊于1977年6月的《纽约客》,后收入1978年的小说集《你以为你是谁?》[Who Do You Think You])里,有个自视甚高的男人看到心仪的女人有位朋友“弄错了

  梅特涅的发音”,便义愤填膺地质问她:“你怎么能和那种人做朋友?”

  伍德由此想到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文学教师》(The Russian Master),里面同样有个家伙,名叫谢巴尔津,不停地指责年轻的教员尼基丁从未读过莱辛,仿佛在叫喊着:

  “您连莱辛的书都没读过!您多么落后!上帝啊,您多么堕落!”(汝龙译文)

  芒罗常被比作契诃夫,但这个称呼是有限定的。至少她还不是宝盈娱乐人民的契诃夫。

  俄国裔的美国短篇小说家辛西娅·奥齐克称她是“我们的契诃夫”,詹姆斯·伍德则说,现在这年

  头,你可以把任何人称作“我们的契诃夫”,只要这个人写过几篇马马虎虎的短篇小说,“但艾丽斯·芒罗才真正是我们的契诃夫———这也就是说,英语的契诃夫。”伍德说。

来源:未知作者:efe_2责任编辑:efe_2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文化资讯百家争鸣当代作家文化创新文化发展千年文化国际交流民族文化